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件時訊
狗咬人無人目擊賠償起糾紛 抽絲剝繭抓關鍵法官巧斷案
作者:黃寬 孫正心  發布時間:2019-09-06 08:47:46 打印 字號: | |

“你憑啥說是我家的狗把你咬了?”被狗咬了的張某在打了狂犬疫苗花去近萬元醫療費之后,找狗的主人趙某要求賠償時,得到的卻是這樣一句讓人幾近無法反駁的回答。

  張某是家住重慶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某村的農民,已經年近六十歲了。去年八月間一個炎熱的中午,張某與丈夫下地勞動后準備回家,體力不濟的她獨自走在后面。每次路過同村趙某家門口的院壩時,張某都會心里發虛,因為趙某家長期養狗,村里人都知道他家養的兩條狗很兇。果不其然,剛走到趙某家門口,張某就看見趙家養的兩條狗趴在走廊陰影處,吐著舌頭喘著粗氣,兩眼死死地盯著張某。張某怕得腿直發軟,想走快點卻走不動,還沒來得及呼喊丈夫回來幫忙,兩條狗已經叫著向張某撲過來撕咬。等張某丈夫聽到哭喊聲回來救護時,張某已經被狗撕咬在地,身上多處傷口,流血不止。

張某丈夫趕忙將狗打跑,周邊被驚動的鄰居也聚攏過來。有人拿出白糖幫張某止血,有人打電話喊救護車,有人打電話給趙某,喊他回來處理。不久,趙某的妻子趕回來,安排鄰居用摩托車將張某送到已經等在村口馬路邊的救護車處,并拿了1000塊錢給張某救急。張某由此入院治療,并花去了近萬元醫療費用。

治療結束出院后,張某找到趙某要求賠償,沒想到趙某卻翻臉不認人了,就只說一句話:“你憑啥說是我家的狗把你咬了”。張某一時無語,雖然知道是趙某家的狗咬的,但是當時現場就只有張某夫妻二人,也沒法和狗對質。無奈之下,張某一紙訴狀將趙某兩口子告上法庭。

在本案的第一次開庭審理中,張某舉示了周邊鄰居的證言,證明確實是被告趙家的狗把張某咬了。但在第二次庭審時,之前為張某作證的鄰居要么收回了證言,要么就用模棱兩可的話語搪塞。趙某一邊要求張某提供是自己家的狗把張某咬傷的直接證據,一邊要求追加全村養狗的人為被告來承擔賠償責任。

從原告的證據來說,確實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被告家的狗將張某咬傷,在這種情況下,即便不直接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法庭也應該到當地去挨家挨戶調查清楚,否則就要將當地所有養狗的人家追加為共同被告來承擔賠償責任。

承辦法官認為,上述觀點看似有理其實不然。首先,原告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被告家的狗將張某咬傷,因為本案中根本就不存在直接證據,畢竟當時只有原告兩夫妻以及兩條狗在場,被告要求原告舉示直接證據的要求就失去了前提。其次,本案中,雖然在場鄰居撤回了證言,但當時鄰居打電話把在外的趙家人喊回來處理,而不是喊其他人來處理的這一事實客觀存在,趙某妻子回來后馬上安排人送張某就醫而不是推脫的事實也客觀存在。以上證據或許不能還原張某被咬時的情景,但卻真實還原了張某被咬后大家對這件事的處理場景,趙家以及張家、周邊鄰居都對趙家的狗咬了張某都是無異議的。當時糾紛未起,在場人的反應更具真實性。再次,張某確實在趙家門口被狗咬傷,而且趙家養了狗還沒有采取保護措施,這些客觀事實也可以與以上事實印證。綜合分析各項證據之后,最終法院判決被告趙某及妻子對張某的全部合理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案件目前已經自動履行完畢。

 
來源:市四中法院
責任編輯:宣傳處
广东11选5